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历史 > 重生明末当皇帝 > 第060章:皇帝的阳谋

第060章:皇帝的阳谋

作者:夏烽原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

背景颜色: 字体大小: 字体颜色:

    百官一阵窸窸窣窣的站起身 ,站定之后 ,纷纷观察左右,精神高度集中,随时准备加入激烈的撕b大战。

    朱由校也不说话 ,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做在龙椅上 。

    突然召开早朝,自然是有他的用意 。既然南京铸币案已经查出来了,接下来自然是要把铸币权弄到大明皇家银行手上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 ,就是朱由校决定对东林党、齐楚浙宣各党进行彻底的洗牌。如今朝堂之上,东林党靠不住,齐楚浙宣这些带有浓重地域性党派官员也靠不住 。

    前者拿钱不办事 ,后者同样贪,虽然拿钱起码会办点事,但力量太过分散 ,扶持其中一个又没有效果,扶持多个起来依旧内讧不断。

    这些党派,唯一的区别就是 ,东林党就像是来打秋风的野狗 ,齐楚浙宣各党则是皇帝家养的狗。

    双方狗咬狗一嘴毛,朱由校换个舒服的姿势,就是打算作壁上观 ,欣赏一番这些党派的撕逼大战 。

    今天大不了和他们耗一整天,今天谈不妥,明天再谈 ,反正耗个几天也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皇帝不说话,下面的百官也都不想第一个跳出来,先看看局面再说。各党大佬纷纷开始观察皇帝的神色 ,察言观色乃是朝堂精髓所在 。

    有时候只要揣摩准了皇帝的心思,白的都可以说成黑的,黑的也能说成白的。如果摸不准皇帝的心思 ,那就先让小弟跳出来试探一番,就算是触怒了皇帝,也不至于把大佬陷进去。如果风向有利 ,大佬们就可以跳出来痛打落水狗 ,并努力把政敌的大佬牵连进去 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谁都愿意在圣意不明朗的情况下,第一个跳出来当炮灰,所以必须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“有事起奏 ,无事退朝。”督知监太监高喧一声,早起的朱由校坐在龙椅上打了个哈欠,眼睛半睁半闭的 ,看不出任何息怒 。这让百官一时之间完全看不出皇帝到底是什么意思,可谓伤透脑筋 。

    等了数息,东林党率先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刑科给事中惠世扬首先跳了出来 ,启奏道:“臣惠世扬有事启奏。 ”

    “准奏 。 ”朱由校淡淡说道。惠世扬理了理言语,随即说道:“启禀陛下,本朝开国以来 ,惩治***历无牵连三族之例,且***之案,多是移交刑部 、大理寺审理 ,圣上由厂卫审理*** ,恐有不公,还请圣上明察。”

    惠世扬刚说完,文武百官纷纷跪地 ,满朝文武稀疏大呼:“请圣上明察 。”

    很显然,这样的惩处力度,已经让所有官员都感到恐慌 ,于是不管是东林党还是齐楚浙宣党,都跳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这年头谁不***啊!

    皇帝这样牵连三族,他们都有中枪的风险啊!就算感觉自己不***的官员 ,也感觉自己有躺枪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呵!众爱卿提起祖宗法,可知太祖是如何惩治贪官的? ”朱由校轻笑一声,然而却让群臣感到浑身发冷 。

    朱元璋惩处贪官 ,那是抽筋扒皮,各种酷刑。想起来,就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东林党正欲争辩 ,同时和皇帝好好在商税上辩论一番 ,朱由校自然不能让东林党牵着鼻子走,打了个眼色,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当即出列喊道:“臣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有事起奏 。”

    “准奏。”朱由校说道 ,完全不按东林党的节奏走。一群官员还跪在地上,皇帝好似根本没看见 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东林一党***严重 ,厂卫仅是稍稍一查,便牵出诸多***罪臣,且还有铸币案此等大案 。臣以为 ,当扩大彻查范围,将所有***官员全部问罪。 ”田尔耕启奏道,朱由校神色看起来十分心动。

    东林党哪里还坐得住啊!

    礼部尚书孙慎行马上急切的反驳道:“启禀陛下 ,臣以为东林之内***小人却有一些,然大多都是清廉之臣 。”

    一群东林党纷纷出列叫屈,一个个都恨不得在脸上写个大大的‘廉’字 ,还真怕皇帝彻底清查。这次皇帝清查东林党*** ,随便抓到一点罪状就是牵连三族,这哪里受得了啊!并且纷纷攻讦齐楚浙宣党官员*****。

    齐楚浙宣党见此情形,纷纷跳出来抨击东林党官员 ,刚才还团结在一起反对牵连三族的‘战友’,马上就起了内讧 。

    一时间朝堂之上,犹如菜市场一般闹哄哄的 ,一个个攻讦不断,争得面红耳赤,神态与市井泼妇无比神似。

    朱由校乐呵呵的坐在龙椅上欣赏这场撕逼大戏 ,场面十分精彩啊!

    争吵了一会,双方见争不出什么结果,只好纷纷跪地大呼:“请陛下圣裁!”

    现在轮到朱由校当裁判了 ,朱由校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一些官员看到皇帝的笑容,心里纷纷明白 ,他们已经跳进皇帝挖的坑里。只不是阴谋 ,而是摆在台面上的阳谋 。为了各自利益,总有人会跳进去,一个人跳进去了 ,别人也就跟着跳下去了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日子学习 、感悟,此时的朱由校已经不是刚穿越那会的菜鸟了,对政治运作的流程、技巧已经有所感悟 ,只是实战经验还不是太丰富。

    今日一试,马上让他成了‘裁判’ 。既然是裁判,那么双方都要讨好他。但这种小裁判杀伤力有限 ,无法造成实质性的‘大规模杀伤力’。

    “朕以为,***现象已极为严重,不过为官清廉的臣工还是很多的 。由厂卫全面清查确实不太妥当 ,不如这样吧!提前进行京查,将害群之马全部逐出朝廷 。 ”朱由校一副思索的样子,然后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提前京查?

    这简直让东林党和齐楚浙宣党 ,如同狗看见了热翔 ,全都骚动起来。到底谁能抢到这坨热翔?

    京查是六年一次,到了明末已经变成了打击异己的‘核武器’,东林党人抢到这个差事 ,就能将齐楚浙宣党逐出京城,反之亦然 。

    与是东林党和齐楚浙宣党纷纷举荐‘刚正不阿’的‘人才’,以主持京查。这个党派刚举荐一人 ,马上就遭到其他党派在人格、品性上的全方位攻击,一个个屎盆子疯狂的扣在对方脑袋上,攻讦完了又举荐自己党派的官员 ,马上又遭到政敌的攻讦,场面和野狗抢食毫无本质区别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更加漫长 、激烈,并且目标明确的撕b大战 。这下朱由校看戏时间顿时延长了不少 ,有官员跪地请求圣裁的时候,朱由校便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,说道:“众爱卿继续 ,继续 ,让朕想想。”

    于是接着撕b,朱由校继续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齐楚浙宣党原本是信心满满的,以皇帝登基以来的所作所为 ,明显和东林党的矛盾最大 。按理说,这京查差事,应该落在他们头上的。于是一个个‘作战勇猛’ ,只是皇帝却迟迟不做决定,实在让人神伤。

    东林党这边很多人则感觉不太妙,但是一见这形势 ,好像又不是那么糟嘛?有希望就要争取,一时间东林党凭借人多势众、胡搅蛮缠,攻讦起来反而占据了上风 。

    朱由校此时已经从小裁判 ,变成了大裁判。双方轮番上阵吵了将近半个时辰,估计也是弹药用得差不多了,决定分出最后胜负 ,于是双方纷纷跪地高呼:“请陛下圣裁!”

    “此事事关重大 ,众爱卿容朕好好思虑思虑。 ”朱由校并不马上做出裁决,现在是时候抛出胜利条件了,朱由校在朝堂上并没有贴心的官员替他表达意愿 ,田尔耕等人又不太合适,于是直接说道:“南京铸币***不断,这铜钱代表的是天家的脸面 ,若是出了差错,后果不堪设想 。朕思虑许久,决定撤销南京铸币之权 ,交由皇家银行铸币,众爱卿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一些东林党核心反动派,听了皇帝的话之后 ,皆是一脸便秘之色 。落于下风的齐楚浙宣党同样不是很高兴。要是他们能占据上风,这铸币同样也是他们捞钱的大好项目啊!而且这次东林党被查出铸币案,牵连出一片 ,这个职务他们争取一下 ,极有可能易手的。

    铸币这块肥肉,东林党和齐楚浙宣党都不想吐出来 。但是浸淫政治多年的各党,怎会不懂政治交易?

    皇帝明显是要和他们进行政治交易 ,只要哪边支持铸币权移交给大明皇家银行,那边就能得到主持京查的差事。ps:晚上同学喊吃饭出去了一下,第二更补上!D408021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: